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图片 4

报称道士的中年汉,涉嫌于七个月间藉词驱鬼、赶走婴灵及检查有否尸毒等,数13次非礼生机勃勃对母亲和女儿,案件今在区域法庭续审。涉事老妈继续作供,她指本人曾数次拒却道士,惟道士以至到他办事的地址诚邀,最后他不光遭非礼,更被道士拳打至留院医治。

涉藉驱鬼查尸毒非礼母女,侵犯母女。报称道士的知命之年汉,涉嫌于4个月间藉词驱鬼、赶走婴灵及检查是或不是有尸毒等,多次非礼生龙活虎对母女。道士否认7项非礼及1项袭击别人致变成年人身加害罪,案件今在区域法庭续审。涉事孙女出庭作供,重申从未相信道士所说,惟道士仍以检查是否有「尸毒」为由,伸手进她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内非礼。

报称道士的中年汉,涉嫌于八个月间,藉词驱鬼、赶走婴灵及检查是否有尸毒等,数十次非礼风流倜傥对老妈和闺女。道士否认7项非礼及1项袭击别人致形成肉体加害罪,案件今午在区域法庭续审。涉事老母受审交代,道士曾向他代表,有「二千年女妖」寄生在她体内。

报称道士的中年汉,涉嫌于五个月间藉词驱鬼、赶走婴灵及检查有否尸毒等,数十次非礼后生可畏对老妈和女儿。涉事老妈今在区域法庭肩负辩方盘问,她同意辩方指,道士是先暗示要摸胸「诊疗」后才伸手行动,亦同意道士帮她「驱婴灵」后,她流泪及看到婴灵能够转世投胎,认为典礼有效及令他放鬆。

年约三十八岁的老母X受审交代,应诉袁铭权(59岁)二〇一三年七月八日晚上再到X家中「驱婴灵」。X忆述,仪式途中她不自觉地哭泣,又筹划上前抱着一男一女的婴灵,身体更忽地抽搐。应诉那时候则称「尊敬心脏,过元气给你」,将手伸进X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内搓摸乳房,以至再度乞请进X下体「採元珠」。

庭上播出孙女Y(案件发生时十五岁)的汇合录影。Y受审陈述,被吿袁铭权(六七岁)二零一八年3月下旬某夜,到家庭替阿娘X施法,Y看到母亲经过中心神不属、瞪大双眼、「好像想吃人」日常,应诉则持续努力拍打老母,使阿娘吐出有个别翠绿液体。Y感到胆寒,随后便睡着,直到次日上午3至4时,Y朦胧中见到应诉步入她房间,并以为被告伸手进她衣衫内摸胸和下半身,Y明言感觉不舒心,申斥应诉「做咩」,被告则回复「帮您检查有没有尸毒」。Y受审陈述,她案件发生后不断发恶梦,梦里见到被告追斩她,并为此喉痛。

年约39虚岁的阿妈X,今午出庭作供。她表示,因身体长年软弱多病,一天需吃28至30颗药丸,寻求中西医、针炙或物理医治皆不见功力,最终向灵媒求助。

应诉人袁铭权(56虚岁),被控7项非礼及1项袭击别人致造中年人身加害罪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